三明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离开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9:28:31 编辑:笔名

他因某种原因离开了讲台。

那天,他在学校门前徘徊,久久不忍离去。教学楼仍然一如十多年前那样的破旧,校园内的一些花草也渐渐没落,了无生机,围墙千疮百孔,裸露出校园里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。学生们的笑脸像金子般珍藏在他的记忆中。

他感觉喉咙有什么东西,如塞满某种担忧,如过去遗落的一支行走纸上有着沙沙声的笔。眼晴又像吹入了沙,一把阻隔现实与理想的沙,痒痒的,他总想着用手去捏捏它。

他在这里教了十多年的学生了,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,旮旯死角,更熟悉每一个同学的音容笑貌。其实他只是学校里的一个普通的教员,一个工作量超负荷的一线教师。他不会去拍马溜须,更不会天天想着当什么领导,只希冀能站在三尺讲台上传道授业解惑。

走啦!不必留恋。跟他同来学校接他回家的朋友说。他一边答应着,一边眼睛仍然盯着这座破旧的学校,仿佛一个贵族女子看上了一件心仪已久的时髦的衣裳。

不要再看了,一切都将过去。他的朋友再一次劝说。

他应了一声,哦。但眼睛自始至终没有离开那栋教学楼。仿佛眼光已经凝固在那里,一生一世。

阳光下,学校披金戴银,仿佛贪官私设的小小金库,在微风中泛出阵阵铜臭。

没有一个学生,也没有一个老师出来送行,这是他早已预料到的。其实,他喜欢独处,安静。不喜人多,讨厌热闹。所以,今天这个场景不算学校给他的冷场,倒象是给他特意安排的,给自己一次一世清名的盛宴。

所有的行李都已装入车厢里,所有的依恋收拢如学校大门一样关得牢牢的。车已发动,影子渐行渐远,只留下一抹清风,一缕斧正时代的思想。

夕阳西下,学校如一静默睡熟的寒鸦,偶尔在噩梦中啁啾。哐的一声响,大门打开了,一个戴着眼镜脸既宽又胖的人探出头来,看了看,说了一句终于走了。然后号召大家都出来透透气,立刻就有几个人跳出来反对,说外面的空气比校园里面更加死寂沉闷……

共 7 9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一个执教十多年,离开学校时凄婉的心情,这种凄凉证明某种因素,当他离开之后,才有人探头感叹,结尾时用有人号召透气,有人说外面的空气比极端困难里面更加寂沉。虽然小说精短,写得那么精炼,不错的一部微型小说!【编辑:鲁励】
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值班电话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就诊时间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客服电话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官方网站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地址电话